當前位置:首頁 > 魅力武夷>
佛國巖尋茶記
2021-04-07 09:54:23??來源:武夷山報  責任編輯:王俊杰  

在武夷山北,有處佛國巖,巖不是很高,也不是很怪異,遠遠地看那巖,似有佛的端莊坐相,身軀上突下斂,呈現的是敬天畏地的謙卑狀,即便是佛,在這山巒里盤坐,寶相莊嚴令人心生崇拜,再看那巖里透出的目光,總是向下看的,向下看的世象景觀,就兩種生命:一是那里的僧,二是那里的茶。僧與茶長相廝守在高大的巖石背景里,佛國境界是如此的清靜,安寧。寺是有歷史的,是僧的居所,供著香火,晨鐘暮鼓之聲,縈繞在這巖的周圍,茶以四季的綠意,為佛國增添巖的生機,一年一場的槍旗爭戰,在佛國的茶坊里,供給了僧人們豐衣足食。

佛國寺的時光,一過就是三百年。今天想謁見佛國的佛,緣分已隨滿園茶叢而再生了,還真遇不到那尊心儀的佛呢。但是,那位名為云松的老僧,香客或茶人還是記得他的。云松是乾隆年間就在這駐足,放下包袱,艱辛創建佛寺的。佛國寺里,才有青燈古佛;佛國巖下,才聞鐘鼓和鳴。

奇茗是佛國巖下茶園的不息生命群體。佛國里的茶,有巖之寶相護著,這茶自然有了佛的禪韻。我探尋佛國巖時進山的路,是擇黃柏溪畔之竹壢小徑拐入的,路皆石階或彎曲山道,先行至彌陀巖寺,此寺雖荒蕪,如今修葺一新,但門前半月池,已不及先前期水豐,畢竟有了些滄桑。再沿南面石階上下數百層,便見平丘上有瓦屋數間,走近一看,土壘老墻仍在,這就是佛國寺遺址了??茨窃簤﹂T坊上,寫著的“佛國巖”三字,字是繁體的,時間的印痕留下僧去寺空的寂然。

院里已不是佛的國了,而是巖茶作坊了。寺的消失,僧的離去,是時代使然。佛國寺與凡界世象共融了。

清末民初,山民生計維艱,雖與寺共處,但舉力業茶,無心奉寺。民國三十幾年時,佛國巖才欣逢茶界高人涉足。吳覺農、莊晚芳、張天福、林馥泉等一代茶界名流,看到佛國茶鄉之佳境樂土,即安營扎寨于斯,開展武夷巖茶的栽培、加工技術革新,研究武夷巖茶的人文歷史和營銷。1939年,張天福在崇安設立福建示范茶廠,其中最主要的科研和教學基地就設立在佛國巖,在這里他研究出了第一代機械揉茶機,被命名為“9.18抗戰揉茶機”。1942年,此處又被吳覺農等茶政官員改為“國民政府茶葉研究所”,隸屬于中央財政部管理。佛國巖因此名氣不小。

人民公社化時,佛國已不是“國”了,而是一個普通的生產隊。沒有幾畝水田只有茶園的佛國社員們,吃不上糧食,茶葉再好,也填不飽肚子。

時代總在變革中前進。本世紀初,佛國巖欣逢盛世,巖茶生產的優勢再度激活,巖茶產業的復興,佛國巖的茶園也成了金銀之地。愛巖茶的,人才輩出。在友人的推薦下,領我去探訪“佛國巖”的新生代。應約而至時,才知道此“佛國巖”,是在旗山腳下的一處茶莊。茶莊主人姓余。初見這女掌柜時,就從她的店面形象和待客行為中,看出她的才能,心里生發出贊嘆之意。她作為90后,就能撐起一座巖茶老字號企業。余掌柜是天心巖茶村茶農家的兒媳婦,家里就有佛國巖茶園,凡管茶園或生產的事,一應由丈夫去負責,自己則把“佛國巖”店門面裝修得古色古香,注冊了“開元昌”商標。她向我們解讀含義:開,開拓;元,首先的,要做第一品牌;昌,昌隆興盛。三個滿滿正能量的字。在“佛國巖”的展櫥里,她把公公在人民公社時為生產隊做茶獲得的獎狀,裝裱成框,端端正正地擺在顯眼處,供客人參觀。多么有情懷的女孩啊,她用感恩之心來經營巖茶,凝聚了幾代人的佛國巖鄉愁,被她移到山下了,融合到當代茶人的事業理念中。

別看余掌柜年輕,她已入茶行業打拼多年,相當有茶葉經營的能力了。一片佛國里的茶葉,再不必用香火來供著,如今巖茶園托起的金山銀山,“開元昌”以四方來財的優勢資源,在這“佛國巖”里再次涅槃新生,巖茶坊里的傳統制作工藝,無論是肉桂,還是老樅水仙,都帶著佛國巖的原真品質,在余掌柜人氣財氣俱旺的茶席杯盞里,呈現歲月的回甘,品味巖韻的技藝。真誠純樸的余掌柜,巖茶村的這位兒媳婦,她要把巖茶的財富故事,用新的發展理念繼續寫下去。

相關閱讀
    [更多]武夷資訊
    [更多]專題報道
    [更多]一帶一路
    [更多]清新武夷
    [更多]魅力武夷
    韩国免费无遮挡在线观看